• 欢迎访问爱玩吧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爱玩吧

【闲聊】我呆过的公司和一点职场心得

博主杂谈 aiwanyule 6年前 (2016-05-09) 41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

聊一聊我呆过的公司和一点职场心得

本文转载天涯论坛:xyhs2014楼主所写

网页地址:聊一聊我呆过的公司和一点职场心得

看到天涯上这么多工作3-5年的人吐槽,感觉有些话不说不快,顺便八一八曾经呆过的那些公司。

lz79年生人,教育背景是这样的,当初考了个曾经号称国内前10的大学,但是中途自动退学,直至目前最高学历仍然只有一张高中文凭。

工作上,99年揣着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赞助的1000块钱,一个人跑到北京混,呆过各种类型的企业:民营私企、中港合资、国有控股、外商独资,目前在一家外企任总监职务,年薪60万。

刚到北京的时候,在一个远房亲戚家借宿了一个星期。这一个星期,一开始满怀壮志,想要找个月薪5000以上的工作,跑了很多中介去了各种公司,最后很快认清现实,找了一家新创业的做电子地图的公司做网管,试用期2500,转正3000,包吃包住。

记得找到工作后从亲戚家搬家去公司的时候,打车去的,那天天疼热,在车上打了个喷嚏,结果晚上就感冒了。因为第一天上班不好意思请病假,于是硬扛了几天。这家创业公司,办公场所其实就是租的一个住宅楼的套件,一共就5,6条枪。客厅是办公室,一个主卧是一个号称牛人的清华硕士带着女朋友一起住,我住的是杂物间。杂物间就一张床,然后堆满了牛人的杂物,进了房间基本上只有直接上床,站的地方都没有。然后床上除了一张旧被子,连床垫、枕头都没有,就是硬硬的木板床。我买完到北京的火车票后加上一个星期的开销,兜里还剩400块钱,所以也不舍得自己买那些床上用品,就用那些旧东西讲究。晚上睡觉就把被子一折两半,一半垫下面当床垫,一半盖着。于是当然盖不住,眼看快到10月,北京的天气开始转凉,所以我几

公司老板和同事人都很好,老板是海归博士,学术气息比较浓厚,每天都要抽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给我们做培训,ppt全是他自己读书的心得,比如六西格玛啦等等。两顿饭都是吃盒饭,早餐为了省钱就不吃了。不过别的钱可以省,唯一不能省的是给老婆打电话的钱。那个时候没钱买手机,虽然公司有电话,但是我不想占公司的便宜,于是就买了电话卡,每天晚上等大家都加完班回家了,自己再给女朋友电话聊聊天。

原本面试的时候,老板说试用期要3个月。结果我工作才不到1个月,老板就通知我下个月我转正了。原因其实比较简单,第一,我的本职工作做得很好,所谓本职工作就是开发和维护公司的网站。我入职一个星期,就从无到有把购买、安装服务器,开发部署公司网站,一直到ISP托管的事儿全部搞定了。也就是说一个星期的时间,老板就能通过互联网看到公司全新的网站了,基本上没让老板操啥心,我能自己搞定的全部自己搞定,就是每天给老板汇报一下进度,同时把需要老板决策的报告给他。当然,这个公司网站基本上都是用现成的开源软件东拼西凑出来的,除了logo是老板自己画的。第二,除了本职工作,我也很主动的参与公司的主营业务,主动学习公司使用的电子地图制作软件。

可能是运气好吧,就在老板通知转正没2天,又发了一笔小小的意外之财。亲戚在一家外国厨具代理公司工作,他们使用的原厂的设计软件是正版的,要在电脑上插上加密狗才能使用,他们老板想在多台电脑上使用,但是原厂只给了一套加密狗。他们老板就想到破解,一开始找了好几个人尝试过,都不太成功。跟亲戚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讲到这个,我就说你拿来我试试,亲戚本来有点不相信我,我说你周末拿来我看看,行就行,不行你也没损失。亲戚周末就把软件和加密狗都拿给我了。我其实不太懂破解,但是我拿到软件和加密狗之后马上上网查,结果发现台湾有个加密狗的仿真软件,只要用这软件操作一下,生成一个数据包,用这个数据包就可以起到软件仿真加密狗的作用。我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用这软件试了一下,居然就成了,立马告诉我亲戚可以了,亲戚就让我第二天直接去他们公司现场演示。第二天请了个假就屁颠屁颠的跑去了。老板试过之后非常满意,当场就拍给我5000块钱,但是财务让我必须给个发票。我上哪儿去弄发票啊,我就跟财务墨迹。后来财务说只要你弄张有盖章的票据就行,我于是立马跑到楼下小卖部买了盒烟,然后让小卖部老板给我开了张5000块钱的收据,于是这第一笔钱就顺利到手了。

但是这次犯了个严重错误,这笔钱居然自己独得了,一点都没分给亲戚,连顿饭都没请亲戚,那个时候太年轻啊,不懂人情世故,后来跟那亲戚都没啥来往了。话说拿到钱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电话亭给女朋友打电话,当时那个口气大啊,跟女朋友说,我有钱了,你也来北京吧。然后十一国庆节的时候,女朋友就来了。她的火车是早上5点到北京站,天太冷,我来北京的时候就带了衬衣,一件外套都没有。还是我同事说我那个点出去太冷,硬把他的夹克借给我穿,但还是那个冷啊,在站台上我都快冻僵了。

女朋友来了之后,就跟我一起挤在那个小杂物间里面。我自己可以睡硬板床,那被子当床垫,她来了肯定不行啊。所以她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一起去置办了一套床搙。她厨艺很好,所以第二样要置办的当然就是厨具了,以后晚上就不用再吃盒饭了。然后国庆期间带着她和朋友一起去坝上草原骑马。那次真的很开心,尤其是和她一起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的时候,那种心情直到现在也忘不了。当时就想,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,这样快乐的日子也一定会继续下去。

lz这辈子对不起的人有2个,第一个就是上面说的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(以后还是统一叫老婆吧,免得引起误会)。为什么说对不起她呢?我家以前条件不错,父母虽然都是工人,但是父亲很早开始经商,小有积蓄,当时在市中心有一套房子,郊区有一栋3层楼独栋。但后来父亲经营失败,欠了一屁股钱,房子卖了,市中心的房子虽然没卖但也不敢住了,因为要债的人天天上门,就到一个老厂区租了套房子,环境非常差,楼下污水横流,楼高9层无电梯,每次爬楼梯爬的气喘吁吁。我大学自动退学跟这个有很大的关系,因为大二的时候父亲直接告诉我,除了给我1400块钱交学费,生活费都给不了,我自己想办法。所以只好出去兼职,找了家民营的ISP做网管,天天吃住都在机房。第一个月300块,第二个月500块,第三个月涨到700块,96年左右,这笔钱倒是足够自己生活了。话扯远了,所以当时我女朋友跟我的时候,我家已经一贫如洗。而我女朋友家,算是家道殷实,老岳父是铁路上的,为人老实本分,还是当地信鸽协会的会长。最主要的,我老婆算是我们那个小城市那一代数一数二的美女。当时追她的人数不胜数,经常有人三更半夜在她家楼下骚扰,搞得我老岳父常年在枕头底下放把菜刀,一有动静就拿着菜刀出去吓唬那些混小子。而她跟了我之后,吃了很多苦,经历了很多她从前从未曾经历过的沧桑。所以她也经常开玩笑说,有多倒霉才会嫁给我啊。

大概到元旦前,公司要搬写字楼了,所以也不能再提供住宿了。当时一个月拿到手不到3000块,中关村当时的租金,正经的居民楼就算是最小的一居室也得1000多,当时显然是负担不起。所以就在上地附近一个小村子租了间平房,一个月500块。正好元旦那天搬过去的,平房就是冷啊,后来到了夏天才发现,屋顶还是漏的,而且和某部电影里面的清洁一模一样,漏雨的地方正在床中间,一开始在两人中间放个小脸盆接水,后来想办法把屋顶漏下的水引到其他地方滴下来,再用脸盆接,总算能睡个安稳觉了。搬家前本来老婆养了只小兔子,就临搬家的时候,老婆非要养只狗。就通过手递手报纸找了个卖狗的人,150块买了只小土狗,取名叫嘟嘟(后来我家养的宠物都叫嘟嘟)。于是2人1兔1狗一起搬到了村子里面。结果搬过去当晚,兔子叫的很凄惨,因为搬家很累懒得理它,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兔子已经完全冻成一根棍子了。那只小土狗也没活长,没过多久发现它得病了,去宠物医院检查出来是犬瘟热。估计是因为村子里太脏,路两边全是垃圾,嘟嘟被传染上的这个病。当时医生建议放弃治疗,因为希望很渺茫,但是我和老婆都舍不得,把仅有的一点钱都拿出来给它注射血清,50块一只,打了有4天左右,最后嘟嘟死在我的怀里。嘟嘟真的是非常通人性,病的最重的时候,浑身不停的抽搐,但是就这样我给他喂狗粮,它还是会尝试着咽下去,尽管它已经完全咽不下去了,我一伸胳膊,它就会乖巧的躺在我胳膊上。嘟嘟去世的那天正好是除夕,当晚下着大雪,我含着泪水给它裹了条秋裤,然后埋在了村子后面的小树林里。

春节假期前,我向老板申请配1台笔记本,理由是想在假期里能在家办公,把公司网站所需要的一个重要功能-论坛开发出来,因为之前公司网站的论坛是在网上找的开源asp代码然后简单改改,后来老板提了很多定制的要求,很难在原有的代码上改出来,我就想完全自己写一个。老板很痛快的同意了,并且第二天就采购回来一台顶配的东芝笔记本,具体配置已经不记得了。当时很兴奋啊,总算有笔记本可以用了。于是整个春节都打了鸡血似的,除了陪老婆逛逛菜市场,晚上一起看会儿电视,其余时间都在敲代码。说到春节,因为公司没盈利,而且公司才开始几个月,所以也没年终奖,就提前发了半个月工资,1000多块钱,还给父母寄回去300块。老婆来北京之后还没置办过衣物,就咬咬牙拿出1000块,带老婆在王府井地铁站的商业区买了双皮鞋和一件外套(后来北京地铁都不许经营商业了),这样就还剩下300块左右过节,在超市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零食花了100块,这就是年货了。3000块的工资拿了半年左右,那段时间基本上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都是靠方便面度日,虽然老婆的厨艺很好,但这是真正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。

过完春节后没多久,公司招了个美工,我有了第一个手下,她的工资一开始是1800。当时我开始对工资有些想法,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跟老板提,于是就想了个迂回的策略。我跟老板讲了2点,1、这个美工的能力非常不错,但是我们给的工资太低了,这样留不住人;2、我准备了一个几十页的word文档,建议设立网络部,主要内容包括网络部的主要职责、人员安排等等。老板估计是听懂我的意思了,于是美工的工资加了300,我的加了3000,直接加到6000了,当然我的网络部也正式成立了,我是部门经理,暂时下辖员工1名,计划再招聘1名程序员。

后来老板还找我谈,说争取能给到我10万年薪,除了月薪6k外,争取年底再有3万左右的年终,另外公司如果发展顺利,还要给期权。事实证明,老板很天真,我也很天真。当公司前景不明,盈利模式不明的时候,老板的所有许诺都是空中楼阁,经不起时间的考验。

当时自己也是盲目自信,心想半年工资就翻倍了,明年不得再翻1倍?这种自信完全没有任何事实的依据,就是一种凭空的猜想。从个人层面来说,不是建立在自己的真正能力或者资历的提高上,从公司层面来说,也不是以公司的快速发展为依托。

结果大概1年左右,公司就开始后继无力,老板带头,所有骨干员工全体减薪,拿90%的工资,说是为了给投资人信心。其实我一直不理解,减薪能给人信心吗?当然为了尽可能的弥补损失,公司想了一些减税的措施,比如我减完薪后5400的工资,分成2个人的,另一个人挂我老婆的名字,这样来减少应交的个人所得税。现在估计还有不少民营企业这么干吧?

在这家公司一共呆了3年,虽然老板很重视和信任我,也给了我很大的空间,但是受限于公司的规模,以及一些客观原因,这3年里进步很小,没积累什么资历,对于以后的工作几乎没有附加值。后来经常回忆和总结这3年的得失,主要如下:

1、在一个企业或者组织里面,一定要从事主营业务或者最有价值、最有发展潜力的工作,哪怕是从较低的职位做起,也比你坐到一个较高的位置上,但是干的是公司的非主营业务、没有潜力的工作。我离职前的职务是网络技术总监,整个公司30号人左右,除了老板,还有一个技术总监和我平级,但是我做的是辅助性工作,不能给公司直接创造价值,这样公司的资源不会向你倾斜,也得不到锻炼;

2、除了选公司,老板也很重要,尤其是民营企业,正所谓将熊熊一窝。我这第一个老板可以算是个老好人,也有些文人的酸腐气息和知识分子的小心眼。举一个典型的例子,在这3年中,曾经换过一个投资方,重新注册开始一个新公司,在两个公司的转换过程中,有半个月的空档期,原来的公司的工资就发到月中为止,新公司的工资从月底才算起。我们几个公司元老其实参与了整个新公司的筹建过程,但是到了新公司才发现少了半个月工资,老板可能是碍于面子,居然不好意思跟我们谈这个问题,但是这个问题不谈就行了么?怎么可能逃避的掉?当然当时我也不好意思去谈,后来还是一个年龄较大的员工主动去找他谈,他才去跟投资方商量,又补发了半个月工资,但是这么一折腾,人心马上散了不少,让人觉得老板缺少担当。

3、一定要善于沟通。其实离开这个公司我并不后悔,但是后悔的是离职的过程没处理好,和这个老板后来再没有什么联络,而且我知道他心里对我很有怨言,因为他一直把我当作心腹对待。有一次在MSN上他甚至直说,当时我离开公司对他打击很大。其实当初离职,固然有外界诱惑的原因,公司内部的发展也是一个原因,但是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,当时新来的销售总监对我有偏见,处处针对我,搞得我非常不爽。这个原因我直到现在也没对老板谈过,但是现在想想,为什么不谈呢?所以这就是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。

最后顺便说说那个新来的销售总监,姓窦,以下简称窦总。为什么专门把这个人拿出来说,因为感觉很有借鉴意义,而且他一直是我人生当中一个反面的镜子,时刻提醒我千万不能混成他那样。窦总60年代生人,90年北大硕士毕业,02,03年的时候,我们相约一起看房,当时五环外的房价大约3000-4000,一套70平米的房子不到30万就能拿下,首付10万以内就能搞定。我这个刚参加工作几年的都好歹凑出了首付,搞定了一套小2居,结果窦总居然连首付都拿不出,说手里就1万块。后来才知道,窦总当时已离异,自己带了个孩子。印象最深刻的是,整个夏天窦都是一件邋邋遢遢的黄色短袖T恤。据说窦总当年硕士毕业后在中直机关工作,还曾经到西部某省份挂职当过副县长。这些经历实在让我不能理解当时我认识的他为什么是那样一种状态。直到后来有一次跟窦总一起去东北出差,才终于明白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的。一句话概括,“精于人浮于事”。

其实说精于人浮于事也不太准确,应该说对于某一类人窦总可能比较精通。举几个例子吧:

1、我们去东北那家厂子做需求调研,这个项目是窦总找来的,给那个厂子做个小型的ERP系统,虽然我们公司从来没做过,也完全没经验,就我跟他2条枪就杀过去了。早上6点多火车到达东北那个小城市,他提议先去吃个早饭,在早餐店里,我们点好了餐,然后窦总说,我们各付各吧。。。。。。尼玛,当时我真的很鄙视,我很想说我请你!当然还是忍住了。

2、当时临近中秋,按计划我们可以在中秋当天上午返回,下午可以到北京。因为前两年都因为出差没能陪老婆过中秋,所以我答应老婆这一天一定赶回去。并且为了保险,我也提前跟窦总说了我的想法,他拍着胸脯保证,一定让我能赶回家过中秋。结果上午临走前,他去找他当地一个政府部门的同学,然后说中午一起吃饭,然后就非要拉着我一起去,我说那我就吃完饭我就赶紧先撤,他也说行。然后中午尼玛就开始喝酒,然后喝高了,死活不让我走,说我走就是不给他面子,一阵折腾,最后一直搞到下午4,5点才去火车站,然后没票了!没!票!了!

然后我又转到附近另一个城市,据说那里可以买到票,结果最后我在第二天凌晨5点才赶到北京;

3、在东北厂子做调研的时候,窦总和总工是同学,同学很给面子,但是说这事儿要成,一定要搞定他手下的一个负责信息化办公室的工程师,姓张,那个是厂长的人。然后窦总去请张工吃饭,结果张工非常不给面子,原话不记得了,大意就是他是做技术的人,不喜欢搞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,然后窦总就傻眼了。还是我跟张工说,我和他都是做技术的,我们不管领导们的那些虚活儿,我们就作为技术人员一起沟通沟通,结果张工欣然同意赴约了。

我估计窦总后来看我不顺眼,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第3点,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工资比他高。90年毕业的北大硕士,你能想象他2002年的月薪是多少吗?3000元人民币,还是税前的!

在讲下一家公司的故事之前,先讲讲买房的故事。前面提过,当时跟窦总一起去看房,其实当时是窦总先提起想买房,然后他提到一个楼盘不错,我当时也特别想买房,主要是因为有了孩子。话说当时是在四环内一个老厂区租的一个一居室,30来平,一楼,月租1300,现在据说要租3000多了。那个房子由于年代久远,非常脏,脏到什么程度呢?床上、家具里,随时都有蟑螂爬出来,无论用了什么药,都消灭不了。一开始还能忍受,直到孩子出生后没多久,大概6个月的时候,有一次我要出差一个月,老婆就带孩子回老家呆一段时间。处完差我回到家里,一开灯,发现写字台上密密麻麻爬的都是蟑螂。当时我就一个想法,我决不能让我的孩子的记忆中出现这样的场景,于是我就决定马上要买房,而且一定要在孩子记事之前搬进去。

于是窦总一提到那个楼盘,我就很有兴趣,马上跟他一起去看,当时就看中了,虽然远了些,在五环外,但是紧邻地铁,钱上面虽然还差一些,但是想想办法应该还是能凑出来首付。

结果看完房一个星期内我就付了订金,很快就付了首付,当时是4月份,然后7月份交房,跟着装修,国庆节就搬进去了。首付加装修总共10来万,自己存了有7万左右,加上跟老婆家的亲戚借了2万,跟朋友借了1万,当时父母自顾不暇更管不上我了,我也没想过找他们要钱买房。

搬进新房的时候,所有积蓄全部都花光了,还欠了2万的外债,房子里面一件家具都没有。当时我父母劝我,不用急着装修,把自己逼的那么紧,可以先住毛坯房,存点钱再装修。我说我买房就是为了让孩子从记事起是在一个干净、温馨的环境里面长大,如果又是毛坯房,那买这个房子有什么意义呢?大人就算再苦也没关系,不能再让孩子受这种苦。所以我还是咬咬牙,尽可能在我能支付得起的范围内,装修材料尽量选好的,实木地板、整体厨房等等。

我搬进新房的时候,窦总还在看房,所以很多时候性格决定命运,这句话说的非常正确。

由于床都没买,所以刚搬进去的时候只能打地铺,电脑也只能摆在地上。然后当时由于有了小孩,每个月的盈余只有2000左右,刚好可以每个月添置一件家具,床、沙发等等,一个家就慢慢的充实起来。

换工作其实是个巧合。原来玩mud认识的一个网友,是一个北京的国企在外地的分公司的负责人,来北京的时候我请他吃过一次饭,当时聊的比较开心,后来刚巧他调到北京,参与创建该企业控股的一个高科技公司,他是客户总监,就拉我加入,他说我待人接物比较大方得体,思路也很清晰,比较适合做销售。当时我刚好工作3年,自己感觉进入平台期,也比较迷茫,不知道将来应该怎么发展,也觉得做技术好像没啥出路,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,加上前面说过当时在公司事事都被人针对,于是就想换个行业试试。

我这个网上认识的朋友姓任,以下简称任总,在我入职的当天,给我封了个1w5的红包,作为我的入职奖励,那个时候新房的契税、装修的尾款等等正让我头疼要去哪里借钱,所以这笔钱让我真是松了一大口气,也从心底里特别感激任总。说句题外话,我买房的时候,我有个朋友拿了差不多同样一笔钱去买了车,结果他直到2010年左右才能买房,而且是买的相对便宜的商住两用房,80平总计160万。

入职之后,发现正规的企业真是不一样。原来的公司什么社保都没给上,到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到人事部门办理社保的相关事宜。由于我只有高中文凭,任总之前就特意交待我去买了个假文凭,到人事部门走个过场就行了。这时我的薪水是税前8000,然后出差还有出差补助,而且因为是做销售,所以还会有提成。

进了新公司,经历了一段兴奋期,自己都有点飘飘然,但是很快就开始接触到职场的黑暗面。在之前的公司虽然也有人与人之间的矛盾,但是除了窦总偶尔会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,其余的同事都是技术人员,人际关系还是非常简单的。但是来了新公司就不同了,有不少人是国企的编制,而且派系林立,各个老总之间的斗争也非常复杂。

我第一次背黑锅就是在懵懵懂懂之间开始的。其实这个小事件后来再看真的是很小的事,但是当时确实是让我开始有了斗争与反斗争的意识。

换工作其实是个巧合。原来玩mud认识的一个网友,是一个北京的国企在外地的分公司的负责人,来北京的时候我请他吃过一次饭,当时聊的比较开心,后来刚巧他调到北京,参与创建该企业控股的一个高科技公司,他是客户总监,就拉我加入,他说我待人接物比较大方得体,思路也很清晰,比较适合做销售。当时我刚好工作3年,自己感觉进入平台期,也比较迷茫,不知道将来应该怎么发展,也觉得做技术好像没啥出路,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,加上前面说过当时在公司事事都被人针对,于是就想换个行业试试。

我这个网上认识的朋友姓任,以下简称任总,在我入职的当天,给我封了个1w5的红包,作为我的入职奖励,那个时候新房的契税、装修的尾款等等正让我头疼要去哪里借钱,所以这笔钱让我真是松了一大口气,也从心底里特别感激任总。说句题外话,我买房的时候,我有个朋友拿了差不多同样一笔钱去买了车,结果他直到2010年左右才能买房,而且是买的相对便宜的商住两用房,80平总计160万。

入职之后,发现正规的企业真是不一样。原来的公司什么社保都没给上,到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到人事部门办理社保的相关事宜。由于我只有高中文凭,任总之前就特意交待我去买了个假文凭,到人事部门走个过场就行了。这时我的薪水是税前8000,然后出差还有出差补助,而且因为是做销售,所以还会有提成。

进了新公司,经历了一段兴奋期,自己都有点飘飘然,但是很快就开始接触到职场的黑暗面。在之前的公司虽然也有人与人之间的矛盾,但是除了窦总偶尔会有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,其余的同事都是技术人员,人际关系还是非常简单的。但是来了新公司就不同了,有不少人是国企的编制,而且派系林立,各个老总之间的斗争也非常复杂。

我第一次背黑锅就是在懵懵懂懂之间开始的。其实这个小事件后来再看真的是很小的事,但是当时确实是让我开始有了斗争与反斗争的意识。

这个背黑锅的故事是这样的,当时有一个外地的项目前期已经结束了,后期要帮客户从国外买一个网络监控软件,但是当时负责这个事情的同事没搞清楚客户的需求,买回来的软件跟客户要求的技术参数不符,这个事情如果捅上去其实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,还是有补救措施的,当然可能让领导对你的能力有看法就是了。结果当时我有点众矢之的的感觉(这个原因后面说),于是他就想了个招把责任推到我头上,也让我见识了一下陷害人的手段。本来我跟这个项目其实是完全没关系的,然后有一天那个同事跟我说,听说你对网络管理很精通啊,正好我们帮客户买了个网管软件不太会用,你抽时间跟客户解释解释呗。我当时傻乎乎的还想着刚来公司要尽可能跟同事们处好关系啊,人家找我帮忙说明看得起我,那当然义不容辞啊,于是就忙不迭的答应,然后那同事还告诉我要注意什么什么,怎么跟客户说,当然关键的参数什么的都是按那个同事说的跟客户说的。

结果过了大概半个月,任总突然把我找过去,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通,也是我入职之后任总第一次这么严厉的教训我,说我乱插手跟我无关的项目,这也算了,结果还搞错了客户的需求,结果导致给客户采购了错误的软件版本等等。当时我感觉特无辜,不知所措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,也不知道怎么跟任总解释。还好我也不算傻到家,后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,但是偷偷花了好几天功夫,旁敲侧击从不同的几位同事嘴里,把整件事情真相还原出来,原来是那个同事打了个时间差,把我和客户沟通的时间点,说成是买软件之前,这样就变成我的责任了。之所以选择我做这个替罪羔羊,一方面是欺负我是新来的,对整件事情不清楚,二是因为嫉妒。

所谓嫉妒,一方面是因为当时除了我之外,其他几个销售的底薪都是5000左右,我一来就8000,然后很多方面也比较特殊,比如本来大家出差的标准都是火车,然后任总特批我可以坐飞机。所以有时候特殊待遇也不一定是好事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。

不过我搞清楚事实真相之后,并没急着去找任总澄清,因为这只能说明自己的无能,直到后来任总真正认可我的成绩之后,有一次喝酒庆功的时候,我才装作酒后失言把这件事情说出来。

经历了这次教训之后,我开始学会一个基本的工作原则,这是在原来的小公司完全学不到的,就是任何事情都要遵循一定的流程,即便要帮人,也要在遵循流程、规则的基础上去做,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。就像现在多地发生的扶老人事件一样,首先保护好自己,才能再考虑帮人。

在这家公司做了两年销售,主要工作模式是这样的,以母公司的名义到一些西部的省份,通常母公司会先发函到地方政府,然后我们过去调研,了解一些政府部门或者国企的信息化建设需要,然后再根据需求针对性的选择厂商作为合作伙伴,并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,并帮助立项以及在帝都协助运作申请资金。任总给我的安排就是,他负责和地方政府搭上线,然后我负责具体操作,他搭台,我唱戏。

所以那段时间主要是和地方政府以及一些国企打交道,干的全是迎来送往的虚活儿。

那段时间自我膨胀的非常厉害,因为走到哪儿,都是地方政府全程接待。比如去某个地市,一个函,一个电话过去,然后一下飞机,市委或者市政府的人就等着了,把我们当财神爷招待。每天的工作模式基本是这样的,上午在某局委办调研,中午喝酒,喝完了睡一下午,晚上接着喝。最久的一次,整整持续了一个月,也是那段时间把身体完全搞垮了。


爱玩吧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【闲聊】我呆过的公司和一点职场心得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